派出所民警一面安抚男子的情绪

2021-05-31 20:22

2月25日晚11时许,巡警支队北大警务站民警在南宁北大路巡逻的时候,一名男子看到警车路过,竟立即跪倒在路边做求饶状。民警见状随即上前查看,后经询问了解得知,来自武汉的男子小梁当晚和老乡聚会,酒足饭饱之后就独自一人出来散步;由于喝了不少酒,小梁在途中看到警车,竟误以为民警是来捉自己的,于是下跪求饶。

据了解,春节期间荣县公安局110平均每日要接到无效警情60余起,其中以酒后报假警、儿童拨打110玩耍及恶意骚扰(拨通110后不说话)的居多。荣县警方提醒市民“报假警”的严重社会危害不容小视。

首先,假警电话大量占用了警方有限的线路资源,严重干扰了警方的正常调度,使一些警情电话打不进来,耽误了事故的处置,导致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在受到危害时无法得到及时有效的保护;其次,假警电话加大了消防官兵和公安民警的接出警工作量,影响了接出警的工作质量,造成了人力、物力、财力的巨大浪费。

2月27日凌晨,南宁一女子与朋友喝酒聚会后单独回家,途中竟醉倒绿化带中昏昏欲睡,还差点遭了贼手,所幸巡逻民警路过遇见,助其安全回了家。

民警提示广大市民,在喝酒聚会过程中饮酒要适度,不要过量饮酒。如若酒后返家时,应该结伴而行,尽量乘坐交通工具快速回家,不要单独在途中逗留;皮包等随身物品应贴身携带,避免被不法分子盯上而遭受人身财产的损失。

在车上,民警与杨能树拉起了家常。杨能树自称前两年曾向兄弟杨能武借了两万余元,今晚一家团年再度提起此事,杨能树感觉自己被家人奚落,于是起了冲突。

突然,一名中年男子跌跌撞撞地闯进派出所大门,他双手被麻绳前绑,赤着一只脚,情绪十分激动,一进派出所便大声嚷嚷:“我要找公安,我要找领导,我被绑架了”。经过询问,民警了解到报警的男子叫杨能树,今年46岁,为荣县度佳镇胡家巷村9组人。

“我兄弟杨能武绑架我,你们管不管?”在民警进一步询问情况时,杨能树托起被绑的双手称自己遭绑架,而对具体情况则一概不讲。面对这个情况,派出所民警一面安抚男子的情绪,一面与村组干部联系核实情况。

2月18日晚上11点35分,正是除夕万家团圆之际,度佳派出所6名值班干警刚从街道巡逻回所,齐聚值班室收看央视春晚。

不久后,男子所在村组将杨能树的情况向民警作了反馈。通过村组干部,民警了解到杨能树无精神病史,其家中当晚团年,酒后他与父亲、兄弟、儿子闹矛盾,扬言要和家人断绝所有关系,并用头撞墙。

民警把杨能树送到家,杨能树仍不愿解开手上的麻绳,并要求民警讲清楚,杨能武“绑架”他该如何处理?

家人没有办法之下,只得将他手脚捆绑以待其酒醒。趁家人不注意,杨能树挣开脚绳逃出,随后步行10余公里到派出所“报警”,男子家人正四处查找其下落。得到村上的反馈信息后,民警舒了一口气,开始劝解杨能树,并试图解开他手上的麻绳。但令民警意想不到的是,杨能树腾地站起冲出了派出所。派出所值班所长但文斌见担心出意外,立即带领民警追到街上将其拦下,并安排巡逻车辆到场,劝其上车,直奔杨能树家。

同时,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报假警及恶意骚扰等行为妨害了公安机关正常的工作秩序,可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据杨能武介绍,杨能树挣脱脚绳“逃跑”后,家人附近山沟、水塘、大路、小道几乎找遍了,没想到他跑到派出所来报警了。为缓和气氛,杨能武当场向其赔礼道歉,但遭到拒绝,任凭村组干部和家人如何劝说,杨能树就是不下“台阶”。最终,派出所所长但文斌要求杨能树及其家人加强监护,防止再发意外。

“我要找公安,我要找领导,我被绑架了!”2月18日,正值除夕,自贡荣县公安局度佳派出所的民警正在值班,一名双手被绑,赤着一只脚,走路跌跌撞撞的男子前来报警称自己遭遇他人绑架,并伺机逃脱出来报警。经过派出所民警认真询问甄别,才发现这起“绑架案”另有蹊跷……